阅读

乌镇戏剧节:小镇上演文化“大戏”

时间:2018-11-16 19:06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图集


  乌镇戏剧节期间,沿街旗杆悬挂着百位戏剧大师肖像。资料图片

  乌镇一角。资料图片

  两名乐手在乌镇水畔演奏。新华社发

  游客在乌镇街头游玩。资料图片

  在2800年前的古希腊,每年的三四月间,甘甜可口的葡萄酒刚刚上市,身着盛装的男男女女聚集在山坡上的露天剧场里。在诗与酒的共同作用下,人性解放的基因通过戏剧注入每一个参与者的肌体。

  仿佛遥相呼应,有着1300年历史的东方水乡——浙江嘉兴桐乡市乌镇,随着第六届乌镇戏剧节的到来,也好似进入了充满魔力的戏剧狂欢:10月18日至28日,为期11天的戏剧节中,来自5大洲、17个国家和地区的29部特邀剧目,共计109场演出在这里上演;1800余场古镇嘉年华诠释了没有围墙的全民狂欢;15场论坛、12场朗读会,构建出戏剧理论和教育的生态。

  石桥静谧,桨橹依旧,戏剧的青春活力融入古镇的千年记忆。来自全世界的戏剧大师、文艺青年、旅行者、偶然访客,都在戏剧、风景、生活和人的相互作用下,形成不断更迭、生长的文化生态系统,进而衍生成乌镇的戏剧现象。

  1.为日常生活涂上一抹亮色

  在巴尔干铜管乐队的伴奏下,一只硕大的狗熊人偶憨态可掬地翩翩起舞;人们刚观看完一场热情洋溢的弗朗明戈舞蹈,一转身就踏入了另一场来自异国的“爱情风波”;小桥流水下的摇橹船上站着披霞戴冠的花旦,咿咿呀呀唱着曲调婉转的戏词,仿佛画中来……这里是乌镇戏剧节,一不小心你就会踏入某场戏里,成为戏的主角。

  这种嘉年华式的“转角遇到戏”,是在北京工作的张弦连续四年将乌镇戏剧节作为年假“必修课”的直接动因。今年,除了“正经”在剧场的演出之外,在“古镇嘉年华”的环节,来自世界各地的百余组艺术团体将乌镇的木屋、石桥、巷陌甚至摇橹船作为舞台,献上1800多场精彩演出,成就艺术与观众的“接触之美”。

  从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到上海城市戏剧节,再到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戏剧节在各个大城市落地开花。“北京上海不乏好戏,但结束一天的紧张工作之后,饥肠辘辘地赶到剧院,演出一结束大家又彼此分离,匆匆去赶末班地铁,从戏剧语境回归到原来的生活。”张弦说。

  比起这种“打卡式”观演方式,张弦在乌镇有了更加从容、舒展的观剧体验:泡泡秀、手影舞、露天老电影、趣配音这些鲜见的艺术形式设置在街头巷尾与观众不期相遇。大家同在乌镇这个大戏里,各自表演,各自欢乐。

  “去乌镇过一周多的戏剧乌托邦生活”已成为很多戏剧爱好者们十月错峰游的生活方式。在区区3平方公里的乌镇西栅,戏剧积聚起了强大的磁场。来到这里的陌生人,以戏为名,成为邻居和朋友。在水巷边遇到晨练的黄磊,在剧场门口撞见赶场看戏的奚美娟,深夜食堂抬头竟是李立群,走进酒吧偶遇把酒言欢的孟京辉和老狼。这些,都是乌镇戏剧节再平常不过的生活体验。

  “之前看的多为传统经典剧目,舞台也只圈禁在恢宏富丽的剧院之中,但在乌镇,剧场是露天的,是在水上的,是飞檐木梁的,是梨园旧景式的,这绝对是不曾有过的体验。”戏剧爱好者强薇,跋涉四五个小时从安徽合肥赶来,“我有和演员互动配合他们的表演,也有坐在地上安静地观看,还和身边陌生人交流观看感受。”

  这种“交流”与戏剧本身精神的不谋而合,让强薇想起一段话:当现代人的感官逐渐被文化工业的产品所充塞,戏剧的精神超越价值就日益得到凸显——它不是古登堡文化(印刷),不是第二媒介(传媒),也不是罐头艺术(影视),它是身体在场的活人与在场者现场交流的艺术。它所具有的消耗、交际、象征交换和仪式功能,足以帮助现代人超越网络的栅栏格式生存,重获古代广场的群体狂欢体验,成为生活中的一抹亮色。

  2.为戏剧发展注入一池活水

  今年,乌镇戏剧节成长到了第6个年头,如发起人之一的黄磊所言,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6年时间,小镇也在进行着一场关于青年培养和作品孵化的实验。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菜叶网三个字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