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现代史 >
10阅读

军长武庭麟指挥水平如何?日军:河南战役中最能打的人

时间:2020-02-13 10:41 来源:菜叶 作者: 菜叶

1944年5月,日军侵占郑州、许昌等地之后又向豫西重镇洛阳杀来。当时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驻洛阳西工,第15军军长武庭麟驻在东北乡吕家庙一带。洛阳情况突变,武庭麟奉命防守洛阳,第15军随即向洛阳城郊移动。

大战在即,第15军军长武庭麟设指挥部于洛阳北邙山之上清宫,第64师师长刘献捷、第65师师长李纪云布置在西工及邙山岭庄王山、青莱冢一带。临时调归第15军指挥的第14军第94师(川军)张世光部布置在城内,各部加紧构筑工事准备迎击日军。

5月5日,日军主力挺进到近郊并向关林一带守军阵地发起攻击,第15军发起反击,双方随即爆发激战。在第15军阵地,各部与日军厮杀竟日,奈何敌我装备悬殊,守军付出了极大伤亡渐渐不支。在第64师坚守的西工阵地,遭到了日军的猛烈进攻,师参谋长王振宇亲自到第一线指挥作战,用望远镜观察敌情,不料被日军狙击手击中胸部,危在顷刻。

王参谋长被击中后,师长刘献捷用担架将王参谋长抬到了军长武庭麟的面前,此时王参谋长已经奄奄一息,他告诉武军长,日军想要逼迫第64师进城然后将全师歼灭,所以第64师千万不能入城,洛阳无法坚守,入城将会全军覆没。说完之后,王参谋长气绝身亡。

连日激战,外围部队伤亡惨重,阵地已经无法坚守。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部队只能撤入城中,当时洛阳的老城墙在抗战初期被卫立煌拆除,因此守军只得临时修建新的城墙,在脆弱的基础上修筑碉堡,准备固守洛阳。第15军各部进入洛阳后,日军并未发动攻击,而是派出部队向洛阳以西压迫中国援军,企图将第15军等部困死在洛阳城中。

 

5月23日早晨,日军用高音喇叭对洛阳城内大声喊叫:“武庭麟将军,皇军自入中国以来,所向无敌,攻城没有超过一周而不下者。今将军守洛阳,十有余日,尽到了守土之责,也显示了你的军事才能,武将军是河南战役中的最能打仗的人。但现在洛阳外围,百里内外,已无中国军队,援军无望,坐以待毙,实属不智。为将军计,以停战归顺为上策。如果从命,自将军以下各级官佐一律不动,薪饷照发,今限二十四小时内答复。如不从命,皇军已准备就绪,攻城旦夕可破,到那时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鬼子在城外嚎叫,武庭麟军长下令朝城外鬼子喊叫出开炮,炮弹朝城外打去,鬼子狼奔豸突一般逃去,再也没有前来喊叫。紧接着,日军第12军指挥官内山英太郎又以保护洛阳白马寺为理由,逼迫白马寺僧侣联名给武庭麟送去一封降书,武庭麟当场将降书撕毁又将和尚痛打一顿才放回。

第二天一大早,恼羞成怒的鬼子开始大举攻城。小北门外城的壕沟太深不容易越过,日军就用一辆坦克先开进壕沟内,第二辆坦克压在第一辆身上开进,鬼子就这样越过了城壕,进入了东北运动场。紧接着,西北防线也被日军突破,双方在城内展开激烈巷战。日军几十门各师火炮对城内发起炮击,炮弹如雨点般落入城内。

在洛阳城内,日军数以万计的炮弹落入城中,炸得房屋崩塌、大火连绵,激烈的巷战在城中各处打响。第15军见战况危急,向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和汤恩伯紧急求援,电报一封接着一封发去,时刻没有停歇。

当天下午,日军一支突击队攻入了西北运动场,在一家民房内与第64师特务连展开了隔墙战斗。日本兵举起刺刀冷不防向墙这边戳来,第64师特务连一个士兵,紧急中用手抓住了刺刀往下拉。日军抽回刺刀,这名士兵被当即割掉了两根手指头。特务连士兵在断墙边用刺刀、砖头与鬼子厮杀,这股30来人的鬼子全部被打死在断墙脚下,墙上的砖头打得稀巴烂、满地都是带血的砖头、刺刀和双方士兵的尸体。

洛阳城四面被围,王参谋长当初的担心还是出现了,日军果真想把第15军困死在洛阳城中。第15军弹粮俱尽,困难与日俱增。在此危局之下,旅居西安的河南同乡及西安的爱国人士,纷纷出力帮助守军,主动起来支援洛阳保卫战。孟津县南达宿村的王虚若,在西安开了一家华峰面粉公司,他主动捐出了面粉300袋、麸皮300包。他将面粉装在麸皮包内,混过日军的搜查送进了洛阳。

洛阳城内街道狭窄,房屋鳞次栉比。第15军在城内各街道、房屋修建工事,将各户通街的门窗全部堵死,墙上挖上枪眼对准屋外,人躲在室内向外射击。各院墙壁挖通,来往自如,房顶上设置机枪掩体,向街道上射击、投弹。日军组织进攻,以坦克为先导,步兵跟在后面,向十字街挺进。第15军官兵奋起抵抗,子弹打完后就拆下砖头砸向鬼子。

激战持续了两个多星期,洛阳城西、北两门均被日军突破,东北运动场、西北运动场也被日军冲入。鬼子坦克将十字街内的守军堡垒冲毁,日军大批涌入城中。此时洛阳已经无法坚守,军长武庭麟只好下令突围,于5月24日翻过临时城墙,来到城壕边上。

当时洛阳城防深挖的壕沟有一丈多,悬崖峭壁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鸿沟边又是一丈多高的墙壁。这壕沟和高墙对阻挡日军起了作用,这也是洛阳能坚守两个多星期的原因。但如今守军突围,鸿沟高墙却成了一道阻碍。士兵们急中生智搭人梯、叠罗汉、解绑腿、拧绳索将军长武庭麟送出了壕沟外。众人就这样出了城,向洛阳东北敌后的邙山岭上转移。

第15军突围后,鬼子主力进城,洛阳沦陷。日军将未来得及突围的守军官兵驱赶至洛阳东车站天主教堂内。鬼子将他们关押在教堂内,几天不给吃喝,炎热的天气让众人口渴难耐。日军在院子里放置了两个大篓子,命令被俘人员将所戴手表、金笔、金戒指和钞票都拿出来放在大篓子里。

第二天,日军用长绳子将被俘人员串绑起来,每串五十人,排成一个大长队。日军将被俘人员押到东关铁道街附近的一个大坑内,鬼子在大坑四周架起重机枪,对准手无寸铁的被俘人员。鬼子准备将这些被俘的人员全部屠杀,当时共有3000余人被俘虏。被俘的人员知道日军要大开杀戒了,于是都没有一人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天空,等待着机枪声响起。

中午时分,一个戴眼镜的日本军官来到了现场,这名鬼子军官走进日军站岗的院内。半个小时后,日本军官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下令将四周的机关枪全部撤去,日军队伍也同时撤走,将被俘的人员全部送回天主堂大院。这些被俘的人员送回天主教堂后,第14军和第15军的人员被分开关押,并开始发给蔬菜和水果等物。这段经历是第64师骑兵连排长杨有庆所记录,当时他在突围时被俘虏,最后又从天主教堂里翻围墙逃了出来。

日本军官当时为何没有处决被俘的官兵?杨有庆说,据传这名日本军官早年曾到洛阳读过书,一次在邙山遇到山洪暴发时被当地百姓所救,日本军官是日军高级参谋人员,在得知日军将分批处决被俘的官兵后,他便前来阻止,救下了这些人。最后这批人员除了中途逃走者外,大部分被押送到了南京,交给了汪伪政权接管。

不久后,武庭麟突围后带着部队到了卢氏,与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见了面。蒋鼎文将第15军突围的士兵全部集中起来在卢氏休整,随即在卢氏召开洛阳作战总结会。在会上,蒋鼎文说:第15军在洛阳保卫战中立了大功,对国家民族作出了贡献,全体官兵应该得到全体国民尊敬。我蒋鼎文是有罪的,对不起国家,对不起蒋委员长,应当受到责罚。

洛阳保卫战,武庭麟率领15军和川军第14军94师共1.8万余人,在没有外部援兵的情况下对5万日军进行了血战。洛阳保卫战从5月5日—25日,整整持续了21日,打死打伤日军2万余人。武庭麟突围到卢氏后,全军1.8万余人只剩下了官佐316人、士兵1795。洛阳保卫战成为了整个河南战役中坚持时间最长,毙伤日军最多的战役。

不以成败论英雄,我们且不管日后武庭麟被俘虏处决的情况,单从此战而言他的军事指挥水平是有目共睹的,就连日军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