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历史趣闻 >
10阅读

在疫情中逆行,张仲景的一个选择,推动了人生和社会的伟大逆袭

时间:2020-02-13 10:47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一小我的事业成功,要符合时代配景,顺应社会的正向需求。

尤其是在诱惑多、干扰大的复杂社会情况中,得连结清醒,找准适合本身的人生道路。

这也就是“选择大于起劲”的事理。

东汉时期的医学家张仲景就是如许的成功人物之一。

中国汗青悠长,人才辈出,能被尊为“圣”者凤毛麟角,授予学识或花样有极高成就者。

故而有“十圣”之说,例如文圣孔子、兵圣孙武、酒圣狂药、书圣王羲之、茶圣陆羽等。

张仲景做为医学界的代表,被尊称为“医圣”,享誉世界。

然而,张仲景生逢乱世,仕途困窘,也并非身世于医学世家。他能成为医学巨匠堪称人生事业。

那么,他究竟做对了什么呢?

战乱和瘟疫频发的社会情况

张仲景生活的东汉末年,是中国汗青上极为动荡的一个时代。

几代皇帝被架空。外戚、太监、士医生、军阀豪强集体之间斗争复杂、激烈,互相残杀,轮替上演政治闹剧和惨剧。

同时,“黄巾起义”等大巨细小的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战乱频仍。

而比这些人祸更恐怖的是天灾—瘟疫,杀人于无形。

东汉末年,疫病风行。桓帝时大疫三次,灵帝时大疫五次,献帝建安年间更甚。

曹植的《说疫气》中描述其时的疫病惨状:“建安二十二年,疠气风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

“大兵之后必有大疫”,战争导致的大量人员伤亡而未能救治,也使疫情加倍恶化。

兵祸与疫病交错、连绵,战乱和瘟疫残虐,老公民被推入水深火热之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死于横死。

因而社会生齿锐减,显现了“十室九空”的人世灾难。

就连生活优渥的名流“建安七子”中的多人也死于瘟疫。个中的王粲有诗句写道:“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顾闻号泣声,挥涕独不还。未知身故处,何能两相完?”

若何在频发的天灾人祸中生存自保,来日可以持续在世,成为人们最关心的首要问题。

仕途困窘,厌恶战争,张仲景陷入了中年焦虑。

张仲景出生在南阳郡涅阳(今属河南省邓州市)一个没落权要家庭。

其时朝廷选官轨制中有个“察举”。就是处所州郡以“贤良”、“孝廉”等科目,把有才德者初审并介绍给朝廷,审核及格后任以官职。

“孝廉”,就是除宏儒硕学之外,还须孝顺怙恃,行为廉正。

青年张仲景才德精良,加之父亲曾执政为官,因而被举为“孝廉”,进入仕途。

张仲景在宦海摸爬滚打了约二十年,官职累迁,终于在建安年间被录用为长沙郡太守。

其时的行政区划为州郡县三级,郡太守雷同今天的厅级干部。

张仲景恰是资历匪浅、仕途光亮之时。

然则,在这个处境尴尬的官职上,张仲景坐的一点儿也不高兴。

因为他所供职的东汉王朝已是危机四伏,摇摇欲坠。

这就如同把张仲景的仕途向上通道间隔,并且皇家铁饭碗酿成了玻璃碗。

满怀治国安邦之志,却报国无门。美妙的妄想碎了一地。

战争已是时代的配景,社会主旋律,介入战局貌似是小我生事业风口。

摆在张仲景眼前的有两条路:

其一, 自动介入战争,获取名利。

乱世出英雄。张仲景的同龄人,如士医生首脑袁绍、豪强董卓、军阀曹操等纷纷袍笏登场,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

一些把握有必然的军政资源,或许有点设法的草根阶级,自动投身到战局中,以求功名。

张仲景固然缺乏那些大咖具有的实力名望,然则能够以郡守之身份和本身的人生阅历,

介入战局,即使不做领头羊,也能够倚赖大咖获取荣华富贵。

其二,冷眼旁观,相机而动。

这些兵乱主疆场在华夏,张仲景能够在长沙郡这个南方芙蓉国里苟安一隅。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战火在舒展,疆场在扩大,本身朝不保夕,迟早会被裹挟进去。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苟且只是权宜之计。

并且,最后被动入局、任人宰割,当然没有初期积极入局、把握自动权好。

然而,战局杂沓,战况瞬息幻化,哪位大咖将会是最后的赢家呢?枭雄们自身的命运沉浮不定,例如吕布、董卓等已命丧战祸,其属下也难有善终。

自动入局该投靠谁呢?若是跟错人、站错队,迟早会死于火拼。这是个很实际的问题。

世界大乱,社会喧嚣。战局既布满风险,也布满着诱惑、时机。

其实,张仲景在诸多疑心之中,最纠结的是:舞刀弄枪、杀伐四方,违反本身的心性。

张仲景自小勤学,喜欢念书,受儒学陶冶,并且崇奉道教,不喜杀生。

面临联贯的兵祸与疫病,张仲景悲天悯人,瞻仰星空,却没法力挽狂澜。

瞻仰星空,垂头救民,为六合立心,为生民立命。

张仲景厌恶战争,心忧瘟疫。

面临生灵涂炭,横尸遍野。张仲景忍不住悲天悯人。

并且,这种生命危险离本身越来越近。

例如张仲景的家眷有二百余人。建安初年以来的近十年内,有三分之二的人灭亡,个中死于伤寒病者占十分之七。

后来他在《伤寒卒病论》中对此记载:“余宗族素多,向逾二百,自建安以来,犹未十年,其亡者三分之二,伤寒十居其七”。

受战乱和瘟疫之害的人难计其数,惨不忍睹,急需有人施救。

然而,统治阶级和各地军阀只顾本身私利,争战、抢劫,驱公民如牛马,对伤亡死活熟视无睹。

这让张仲景非常悲愤。而他能做的,只能是用本身业余段位的医术救治一些人。

张仲景生活的时代,医师逐渐成为专门的职业。

医者往往出自世家,秘不过传;秉承仁心仁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因而,上至皇室,下至民间,对从医者很尊敬。

张仲景曾从史书上看到扁鹊望诊齐桓侯的故事,对扁鹊高明的医术非常钦佩。

后来他在《伤寒卒病论》中回忆道:“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

这也是他从小对医学发生粘稠乐趣的动因。

10岁时,张仲景伴同郡名医张伯祖进修医术。

天分加上勤学,张仲景成长很快,以至“后来居上而胜于蓝”,人们赞美他“其识用精微过其师”。

为官之后,张仲景也没忘怀研修医学,业余实践行医。

身为官员不克四处行医。于是他想了个权宜之计,择定每月初一和十五两天,大开衙门,坐在大堂上应诊。

后来人们就把坐在药店里给人看病称为“坐堂”。药店也就取名为“××堂”。

他的同伙何颙对他曾说:“君用思精而韵不高,后将为良医。”

意思是说张仲景善思勤学,没有仕进的气质,成为医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个话催生了张仲景从医的决心。

生命是平等的,无论贫富贵贱。

“良医”的尺度,不光仅是医术精湛,治病救人;更主要的是医德,也即要有一颗心怀苍生的初心,悬壶济世的风骨。

面临乱世,一些医师虽师承名医,却因循守旧,不思进步,不精心研究医方、医术,以解救公民病痛为己任,而是竞相追逐名利,趋炎附势。

甚至一些庸医攻其不备,不给病人卖力诊脉,“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和病人相对少焉,便随意开方抓药,赚昧心钱。

张仲景对这些人非常生气,也更果断了要进入这个行业、激浊扬清的决心。

于是,张仲景把在仕途一展理想的妄想与病尸一路安葬,转而决然全身心投身医学。

张仲景选择的这条不同凡响的人生道路,与喧嚣的时代格格不入。

他是卖力的。《国语.晋语》中说“上医医国,其次医人。”

医国与医人,同理同宗。

既然成为高官良相、安邦定国的人生道路阻断,那么就退而求其次当医者,救死扶伤,造福百姓。

医国不成就医人,不成良相即成良医

张仲景一方面博览医书,“勤求古训”,普遍接收各医家的经验;一方面在实践中络续索求、立异。

医学的对象是人,并且诊病是一种实践手艺,医学则是一门系统学说。

于是,苦守活人之道,对峙精深尚术,成为张仲景的治学精神。

他曾在文中说:“孔子曰:‘不学而能者上,学则亚之,多闻精深,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

他撰写了《评病药方》、《疗妇人方》、《五藏论》、《口齿论》等一系列医著。

个中,最出名的就是《伤寒杂病论》十六卷(别名《伤寒卒病论》)。

对于瘟疫,前人认为是神鬼邪魔所致,因而往往用驱鬼的体式防治。

但凡有瘟疫发生,由专业的驱鬼人“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连跳带唱,究竟延迟了病人的治疗。

并且,还因公众对这种典礼看热闹式的群聚,也加快了瘟疫的扩散。

一些医家则对瘟疫有相对科学的认知,认为这是伤寒杂病所致。

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则集秦汉以来医药理论之大成,是继《黄帝内经》之后又一部影响伟大的医学典籍。

它周全阐述了中医的理论和治病原则,是我国最早的理论关联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

他提出了“六经论伤寒”的新看法,成为指导后世医家临床实践的根基绳尺,是中医的魂魄地点。

同时,该书也被奉为“方书之祖”,张仲景也被誉为“经方巨匠”。现代日本的汉方处方和成药制剂中,好多源于此。

清代医家张志聪说过:“不明四书者弗成认为儒,不明本论(《伤寒论》)者弗成认为医。”

该书撒布国外,也受到医学界推崇,成为主要典籍。

至今该书仍是从医者必读的主要典籍。

后人研究进修他的医理,敬仰他的医术和医德,尊称他为“医圣”。

张仲景能取得伟大的人生成就,除了勤学、擅长总结前人功效之外,还在于留意培育小我乐趣,在事业上扬长避短,留意理论关联实践。

当然,他成功的最焦点的是价格观,也即初心:人之善心,医者之仁心,干事之恒心。

于是,“不成良相便成良医”成为传统中国常识分子的人生幻想。

从而,也组成了一个奇特的社会阶级--儒医。

他们精深多才,心怀世界,同时悬壶济世,治病救人,集良医与良相的情操于一身。

北宋时期的范仲淹就是其一。

他认为“夫不克利泽生民,非大丈夫生平之志”。

入仕后,他象啄木鸟一般,平生都在为朝廷看病,为民请命,成为宋代最具职业精神的官员之一。

他倡导的“先世界之忧而忧,后世界之乐而乐”思惟,影响深远 。

良相治国平世界,救民于水火;良医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分歧的体式,倒是沟通的方针,同样的伟大。

参考资料:《中国通史?食货篇》、《国语·晋语》、《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