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历史趣闻 >
10阅读

野史秘闻:古代皇妃侍寝用的法子令人匪夷所思

时间:2020-02-03 17:05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宫中所谓侍寝,就是伺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得到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由于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议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失宠幸,就产生了很多令古人匪夷所思的事。

骰子是一种赌具,在唐开元年间,曾被宫中称作“媒妁”。本来,天子不耐心为择妃侍寝而费心,就让嫔妃们掷骰子来定待寝者。风骚皇帝李隆基的“蝶幸”法亦近似于此。明皇让嫔妃们在头上插满鲜花,然后将亲身捉来的胡蝶放飞,这个胡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可以获得明皇的一夜之幸,别的,另有令嫔妃掷款项以赌嫔妃的“投钱赌寝”法,使嫔妃们竞相扑捉流萤,以先得萤虫者受幸的“萤幸”法,有向嫔妃发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

野史秘闻:古代皇妃侍寝用的法子令人匪夷所思

大大都嫔妃对付侍寝只能抱以任天由命、迫不得已的立场。但是,亦有很多宫中男子对侍寝采纳主动自动的立场,以各种方法夺取侍寝,以图得到帝王的溺爱。

南朝宋文帝时的潘淑妃因貌美而被选入宫中。潘淑妃是个很故意计的男子,她在暗暗地等候机遇,当她得知宋文帝以“羊车望幸”法择妃待寝以后,便有了主见。本来,宋文帝爱好驾着羊车在后宫别苑肆意行走,羊车停在哪一个嫔妃的居处前,文帝就在此过夜。潘淑妃就来个投羊所好,在门外的屋檐上插以青竹枝,地上洒以盐汁。羊很爱好这两样工具,它远远地瞥见潘淑妃门前的青竹枝,嗅到盐味,便直奔而来,舐地衔枝,勾留不去。宋文帝慨叹道:“羊都由于你而徜徉,况且人呢?”因而,就常到潘淑妃房中留宿,潘淑妃早就经心服装好了等待着,一见文帝出去,天然热情伺候,各式献媚,今后爱倾后宫。

聪慧的嫔妃也会很奇妙地向天子自荐。宋朝的李宸妃本来是伺候章献太后的小宫女。有一次,宋真宗间或颠末时想要洗手,李宸妃赶快捉住这个机遇,凑趣地端起盥洗用具前往服待。皇上见她肤色润美,就与她聊了起来。她乘隙对宋真宗说:“昨晚遽然梦见了一个羽衣之士,光着脚突如其来,对我说:给你生个儿子。”真宗正没有儿子犯愁,听了李宸妃的话以后,挺欢快地说:“我来玉成你吧。”李宸刀是以而得幸,隔年就生了皇子。

野史秘闻:古代皇妃侍寝用的法子令人匪夷所思

偶然嫔妃之间也会彼此举荐。宋朝的乔贵妃和韦妃入宫后配合待候郑皇后,两情面同手足,结为姐妹,她们普经商定:“先贵无相忘。”也就是说,谁先得帝王的宠幸,可别忘了提掣姐妹一把。厥后乔贵妃先得幸于微宗,便向徽宗保举韦妃。韦妃由此而得幸。有的嫔妃的初度侍寝仿佛是歪打正着。程一宁是元顺帝时的七贵之一,是“位在皇后之下,而权则重于禁宫”的宠妃。传说,她是以歌哀怨宫词得幸的。程一宁在失宠之前,怒愤颇多,经常在夜深人静之际,登楼倚栏,唱出词意哀怨的宫词,唱得音语咽塞,情极悲怆。有几回,刚好被元顺帝闻声。顺帝深受冲动,对人说:“闻之令人不可不凄怆,深宫中有人愁恨如斯,谁得而知,盖不遇者亦众也。”因而,就驾车往程一宁的居处去了。

偶然,帝王的胡涂加上宠妃的率性,会闹出所谓误幸之事。一夜,汉景帝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肯侍寝,就把本人的酒保唐儿服装一番去见景帝。景帝喝得酩酊酣醉,真假莫辨,觉得唐儿就是程姬,一番恩受缠倦以后,便使唐儿有身了。

这些宫中佚闻,饱含着宫中男子几多酸楚的泪水。她们原是被养在宫中以备一人泄欲的玩偶或传种的东西。可是,连这类被玩弄时“任务”,在她们也是难以期冀的机遇。这充沛表露了封建轨制的暴虐性和宫嫔轨制的非人性性。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