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军队历史 >
10阅读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时间:2019-11-24 23:09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1942年4月18日8时,总共16架美国B-25轰炸机从太平洋上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他们的空袭目标就是远在1120公里外的日本首都东京。最终除了8号机组误飞入到了苏联的海参崴,其余的15架轰炸机的燃油全部耗尽,分别坠落在了浙江、安徽、福建以及江西地区。其中有75名机组成员弃机跳伞,3人遇难,8人被俘,64人被中国军队以及老百姓所拯救。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这是一次奇袭,是珍珠港事变后的以牙还牙,轰炸机队指挥官杜立特中校在炸弹上绑上了战前日本授予美军的奖章。18日中午12时15分,杜立特率领1号机率先在东京上空投下了燃烧弹。

16架战机分别奇袭了东京、横滨、名古屋和神户的战略目标。遗憾的是,1号机没能认出擦肩而过的东条英机的座机,否则,东条就不必等到1948年12月23日,才在东京巢鸭监狱被绞死。

而更大的遗憾还在后头。18日清晨,美军航母编队被日军警戒船"日东丸23号"发现,它在被美军击沉前还发出了电报。而在日俄战争中,俄国舰队就是日本侦察船发现,最终暴露目标而全军覆没的。对美军而言,唯一可行之策就是立即起飞,这意味着杜立特们要多飞约300公里。

航空队原定的目的地中国衢州机场没有得到这一消息,也没有提前开放机场,导致机队迷航。除了8号机误飞到苏联海参崴,因苏联尚对日中立而被扣留,其余15架均燃油耗尽,坠落在浙江、安徽、福建和江西境内。15架战机上的75名飞行员弃机跳伞,3人遇难,8人被俘,64人被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救起。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怪人"

1942年4月18日夜,西天目山下的於潜县(现已并入浙江省临安市)盛村畈,农户日落而息。8岁的邱林和养父母刚刚睡下,床头的油灯还没有吹灭,就在一片静寂声中,他听到有人好像在敲窗户。时局不安,常有土匪,小邱林吓得赶紧把头钻起被窝里。

"我养父纪勇信起来到窗户上看了一下,看到一个人在扳窗栅,而外面那人看到里面有人,扳得更急了,结果'咔嚓'一声,一根木栅被扳断了。养父赶紧吹熄了油灯,叫我们不要出声,外面的声音也没有了。"如今仍住在老屋里的邱林回忆说。

从1号机上降落的杜立特中校就这样头一回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他后来在村口舂米的水碓房里过了一夜,天亮后他被当地农民带到了附近白滩溪村的浙西行署青年营。而早起的纪勇信则在自家房屋东头的水田发现了一大片形如大伞的白布,叫来邻居一起把它拖到了平地上。

正在大家研究这件"白布"的时候,青年营的士兵和杜立特回来了。"大人们看到这么多兵到水田里找东西,估计可能是这块白布,连忙把它拿了过来。其中有个外国人,个子不高但是鼻子高,看到我们非常高兴。后来我们才知道,白布就是降落伞,那个洋人就叫杜立特,是打日本人的。"

当时杜立特敲的窗是这个样子的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邱林一直住在当年留下的老宅里,不过杜立特敲过的窗户已经拆改成了房门,楼上的木窗户还保留原貌。

相比之下,3号机的领航员查尔斯·奥扎克给当年6岁的廖明发留下的印象更为深刻:一个红头发、高鼻子、蓝眼睛的"怪人",被父亲廖诗原和叔叔廖诗清、廖诗荣用竹躺椅抬了进来。当时,他和5个小伙伴正在家里的私塾读《三字经》,被这个满脸是血的"怪人"吓了一跳。

"大人给他脱下衣服,发现身上全是划破的伤痕和荆棘的刺头,右腿还被划出1尺长的口子,半边肿了起来,骨头都露出来了。每动一下,他就大叫一声,大概是伤口很痛。我妈一边用针把他身上的刺挑出来,一边从头到脚给他擦身,擦了一遍一桶水就染红了。"

廖明发家住浙江省江山市张村乡田青蓬村,江山市档案局局长徐青说,馆藏档案中有一份江山县政府1942年4月19日发出的公函,要求各区一旦发现有美军飞行员不仅要切实保护,并且要保护好他们随身的文件和机器。一共有5名美军飞行员降落在江山境内,都得到了当地政府和百姓的妥善照料,馆藏档案里还收藏着清湖、长台两镇百姓护送美国飞行员后,政府发给的轿资和人力车费收据。

友人

临安市文物馆保存着一份遗稿,已故的朱学三老人当时是一名小学教师,他用清晰的字迹记录了与美国飞行员相认的经过:"1942年4月19日清晨,我正在家吃早餐,突然跑来几位乡亲,告诉我邻村碧尝发现了两个碧眼高鼻的外国人,说话写字都无人能懂……这一带能说上几句英语的仅我一人,在乡亲们的要求下,我急忙赶去看个究竟。"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这是朱学三的遗稿,讲述了救助三名美军飞行员的经过。

在路上,朱学三见到了一大群人迎面而来,几个肩挎步枪的人押着一高一矮两个外国人。朱学三试着用英语和他们交流,原来,他们正是一号机的领航员波特(Henry Potter)和投弹手布拉伊姆(Fred Anthony Braemer)。经过朱学三的一番解释,大家立即给两个飞行员松了绑,并把收缴的手枪和手表还给他们。

在朱学三的邀请下,两人到他家休息,没过多久,屋里屋外就是人山人海。主人给美国飞行员们端上新茶和饭菜,但是他们不会用筷子,朱学三又让母亲煮了一小锅鸡蛋,总算让二人吃了一顿饱饭。

此时,又有人来报信,附近的山头发现了一个外国人,百姓正在围山搜捕,疑心他可能是之前政府介绍过的轴心国的伞兵。朱学三立即带着两位飞行员赶到现场,结果是他们的战友、1号机的机械师兼机枪手保罗·约翰·莱纳德(Paul John Leonard)。"他们紧紧抱成一团,而围山的群众也转惊为喜,笑逐颜开。"

而在象山县的檀头山岛,中国百姓与美国大兵的结识则有如"看图说话"。18日傍晚,刚做新娘的渔家女赵小宝忽然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出门一看,一架飞机从头上低空掠过,然后传来一声巨响。村民都以为是日本人来轰炸,一个个都往山上跑,得知是飞机坠海,才放心回家。

经过自家猪栏时,赵小宝发觉乱草堆里有动静,仔细一看里面居然有人,吓得一声尖叫就躲到了丈夫麻良水背后。麻良水以为是偷猪贼,奔进屋里拿出马灯和鱼叉,从乱草堆里拉出了4个满头金发的外国人。外国人叽里咕噜地连说带比划,但是要搞清他们的身份也不容易。于是,夫妻俩又请来了私塾先生俞茂金等几个有文化的村民。虽然不懂外语,但是俞先生想出了好办法:画国旗来认国家。

"先画个太阳旗,那4个人攥紧拳头去砸,再画个中国国旗,他们高兴得连连点头。一个人还掏出一幅统统是英文的世界地图,指着美国的位置比划着,大家这才有点明白过来。"赵小宝生前回忆说,"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他们的意思,但知道他们是打日本鬼子的。"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麻才兴捧着载有母亲赵小宝生前自述的报纸,上面写道“当年阿拉冒死营救美国飞行员”。

好人

麻良水和赵小宝夫妇援救的是第15号机组,第2天,他们又帮助找到了最后一名失散的飞行员。此时,驻扎在檀头山岛对岸的石浦港的日军已经听到了风声,到村子里来搜查。麻才兴说:"我父母把美国人藏在一处山洞里,那个洞里面很大,全村的人都能藏,但是外面很难被发现。"

"当时7号机坠落在南田岛,15号机坠落在檀头山岛,都离石浦港很近,日本人都去搜查过。"象山县志办副主编张利民说,两岛上的百姓一个个守口如瓶,全推说飞机掉海里了,人也淹死了。在南田岛大沙村,日军在村民郑士明家搜出了一顶降落伞,把他吊在房梁上拷打,但是郑士明一口咬定自己是在海上捞来的,结果被打成重伤,含恨去世。

在当地百姓的援助下,两个机组的10名飞行员分别经三门县转移到后方的临海县。15号机的飞行员临走时,赵小宝给他们都换上渔民的衣裳,还用锅灰把他们的脸涂得墨黑。麻才兴和两个邻居一边划船,一边在橹上涂抹肥皂,减轻橹与船体的摩擦声响。

在这5名飞行员中,机枪手托马斯·罗伯特·怀特(MD.Thomas Robert White)参军前是一名医生。飞机迫降在海面后,他将药品都搬上了橡皮艇,但是橡皮艇却触礁漏气了,他只能随身带上最急需的麻醉药品。正是这批药品救了他战友的命。

4月24日,怀特、中国医生陈省几和陈慎言父子在临海县的恩泽医院为7号机机长泰德·劳森(Ted Lawson)进行了左下肢截肢手术。1944年上映的奥斯卡获奖影片《东京上空三十秒》再现了美国飞行员在这里就医的全过程。如今,恩泽医院旧址还保留着劳森接受手术的手术室和他居住过的病房。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三位美军飞行员在病房门口晒太阳的旧照

劳森接受截肢手术的手术室旧址

1901年由英国圣公会传教士在台州府城临海创立的恩泽医院是浙江台州医院的前身之一。台州医院恩泽医史馆馆长黄米武说:"当时药材非常紧缺,不少药品是临海商会派人冒险到已经被日军占领的宁波秘密采购的。"

在恩泽医院医治28天后,日军准备进攻临海,三名美国飞行员迪安·达文波特(Dean Davenport)、罗伯特·斯蒂芬森·克雷福(Robert Stevenson Clever)和劳森开始转移到后方。

陈慎言陪同他们,历经浙江、江西、湖南,直到广西桂林。陈慎言的女儿陈禾说:"我爷爷当时是院长,我父亲是医院里最好的外科医生,所以爷爷让父亲一路护送。"

救助美国飞行员,也让中国百姓付出了惨重代价。日军得知他们原定于在衢州机场降落后,立即于5月份发起了旨在夺取这一机场等要地的浙赣战役,从浙江杭州和江西南昌两路对攻,期间大规模施放细菌武器。据统计,浙江近30个县受到了细菌战的荼毒,死亡人数约6万人,受伤人数达数十万人,其中衢州地区死亡人数最多,达到4万人。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陈禾在恩泽医院旧址

后人

"怪人"在廖家养了两天伤,廖诗原雇来轿夫送他走了。临走时,他送给廖明发一枚硬币。

"父亲晚年经常想起过去的事情,也经常说到这个'大鼻子',希望能和他见个面。"廖明发拿出一封信件的复印件,这是廖诗原生前于1996年12月7日写给美国政府和国防部的,希望能联系上奥扎克。

信中说:"我别无它求,只想在有生之年,请贵国政府帮查实贤弟(美国飞行员)现在住何方,做何事,及家里近况如何?免得常惦记贤弟,特请贤弟来我家作客,愚兄就心满意足。全家大小人一定欢迎您。"

这封信件寄出后并没有回音,而那枚硬币一直保存在廖家,不过大家一直以为是美国人的纪念章,直到66年后,才有人告诉老廖,那是一枚1932年版的1美分硬币,上面的头像是林肯。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奥扎克留下的一美分硬币

这个人名叫郑伟勇,是中国银行衢州市分行的一名职员,闲暇时间长期致力收集杜立特行动相关史料,2009年,郑伟勇联系上了廖明法,随后通过杜立特奇袭者纪念网站联系上了奥扎克,并写信向他讲述了廖家的情况。2010年10月,奥扎克去世了,他的女儿给郑伟勇回信,请他转达对廖家人的感谢。

2012年4月16日至21日,廖明发和郑伟勇等人应杜立特奇袭者协会的邀请,前往美国,参加"杜立特行动70周年"纪念活动。廖明发来到父亲的坟头,报告了这个好消息,然后启程赴美。

这是继陈慎言、朱学山、曾健培、刘芳桥和赵小宝五位中国营救者于1992年应邀访美,参加"杜立特行动50周年"纪念活动后,又一次同主题的中美两国的民间交流。

与20年前以友人见面为主不同,这次更多的成分是"后人"见面。协会网站站长托德·乔伊斯(TodJoyce)的父亲是10号机机长理查德·阿特凯尔特·乔伊斯(Richard Outcalt Joyce),得知廖明发还保存着那枚硬币后,立即送给他一枚69周年活动的纪念章。

杜立特与其他机组成员在中国都经历了什么?揭秘杜立特在中国的记忆

廖明发2012年在美国收到的杜立特行动69周年纪念章

"杜立特将军在1956年收到一瓶与他同年'出生',也就是酿制于1896年的法国轩尼诗干邑白兰地,他和战友们约定,等只有两人在世时,就开瓶祭奠。2013年11月9日,4位在世的战士提前举行了最后的祝酒仪式。"郑伟勇告诉记者,当时他应邀前往美国俄亥俄州的代顿,参加了在美国国家空军博物馆举行的活动。

"老兵们一个个逝去了,但是后人之间的友谊还在继续。"郑伟勇说,今年9月,7号机机械师兼机枪手戴维·撒切尔(David Thatcher)的儿子杰夫·撒切尔(Jeff Thatcher)在观礼阅兵之后,来到浙江,先后访问了象山、临海和衢州,看到了他父亲迫降时的沙滩,就医的医院和居住过的营房,也和麻财兴、陈禾等营救者的后人们见面。回国时,他带走了一袋沙滩上的沙土,以及当地村民保留下来的一根飞机输油管。

"9月6日,我送杰夫从衢州上飞机回北京,我和他说,当年你父亲的原定计划就是在衢州机场降落,然后再飞往当时的中国战时首都重庆,你是'杜立特行动'的后人中,第一个走完父亲既定航程的人。"郑伟勇说,只要自己有时间,他愿意陪同更多的"杜立特后人"重走一遍父亲们的路。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