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鬼怪故事 >
10阅读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十 傍晚,坟山边那美丽的姑娘

时间:2020-02-08 20:04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十 傍晚,坟山边美丽的姑娘

大家好,我是豫南大龙。有时候,不干净的东西也会扮成让人喜欢的事物迷惑人。今天就讲一个这样的事。我小学同学小张的大哥亲身经历的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民因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生活逐步好转。张祠堂村是个小山村,村后山峦叠障,村前平原。村里有个单身汉叫张大柱,还没讨上媳妇。不过他勤劳聪明,加上生活条件好转,应该能遇到看中自己的姑娘,只是暂时还没有。

一天,张大柱牵着自家的大水牛去村后的山里去放。太阳还有一竿子多高时,忽然山谷里起了雾,那雾漫延很快,不久,就把大柱放牛的这座山也笼罩住了。一起雾,天就阴暗下来,也比刚才凉了许多。大柱牵着牛下山,准备回家。不知怎么的,在这雾中,他的牛不怎么听话,牵着它走,它偏要扭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大柱也没在意,就用力拉牛绳让它听话。可是一会儿,大柱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这座山不是太大,应该早就下去了,可今天,这半天还没下去。天有些暗,再走一会,应该就到山下了。他牵着他那今天有些不多听话的水牛,继续向前走。可是走着走着,大柱觉得没有走下山,而是走回刚才经过的地方,也就是说,自己又走回来了。这回他多个心眼,看见旁边有棵刮了一大块树皮的松树,心想,要是再看见这棵树,就说明真走错了。他就牵着牛继续走,牛还是一会向左,一会朝右。走了好一会,忽然觉得这地方好熟悉,再仔细一看,吃了一惊,又看见刚才那棵刮皮松树!只是刚才松树在左边,这次在右边,也就是说,自己和牛又走回来了,真奇他妈的怪了!怎么回事?这座山也熟悉啊?天比刚才更暗些了,一定要在天黑之前下山,否则,说不定会有麻烦。要是有个人和自己一块,也许不会走错路。……忽然,大柱有了一种不好的想法,因为他曾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过,有人走夜路,在一个地方转了一夜,就是走不出去,那是叫“引路神”给引住了。“引路神”在有的地方也叫鬼打墙,想到这,大柱有些害怕起来,难道……自己也遇到了引路神?怪不得天一下子冷了许多,再看看这诡异的雾,起的也突然,在雾里什么也看不清,叫人心惊肉跳。不行,得按老人们的法子,先不走了,停一停,说不定就好了。可是,站了一会,又觉得那大雾中,也许有一些不好的东西,还不如走掉。好在那雾没有刚才那么浓了。

就在大柱踌蹰时,他又想到刚才自己的大水牛的奇怪举动……对,说不定牛不迷路呢!想到这,他干脆放开牛绳,让牛自己走,他跟在牛后边。走着,走着,那雾渐渐散去。偶尔可以看见几棵星星了,天快全黑透了,他和牛终于走出那座山了。奇怪,牛竟然没有迷路,自己却没走出来,难道引路神不引牛吗?走过这座山边的山谷,就是另一座小山,这座山岗是本村的坟山,山上的坟堆密密麻麻。山的前边就是村子了。周围很安静,静得有点不同寻常,回头看看雾气还没散尽的那座山,仍然有些神秘和诡异,大柱和他的大水牛顺着山谷,来到这座坟山边。回想刚才的迷路,像在梦里一样。他们还要经过这坟山边,才能走到去村里的那条小路上。

天几乎黑透了,坟山边,荆棘丛生,就在他转过一个弯时,傍晚的余晖中,前边的草坡上,一团浅色,走近一看,是个人!一个姑娘,长辫子,脸色较白,坐在草地上,正向这儿张望着,穿着白褂,大概是当时很流行的白的确良褂,深色裤子,在这四合的幕色里,格外醒目!大柱作为一个还没媳妇的青年后生,本能地对姑娘好奇和好感起来,刚想上前搭话,他的大水牛表现却很异常:喘着粗气,向前猛扑,牛绳几乎都拉不住了,他还没来得及搭话,几乎被牛带着往前跑,离那姑娘只有几米远了,那牛几乎疯狂般,喘着更急促的气息,向那姑娘猛扑,一下让大柱明白了什么似的,连忙拉紧牛绳,防止牛抵撞到她,但同时,他眼睛的余光中,见那姑娘的脸忽然变得狰狞起来,他更加明白了什么似的,紧紧拉着牛绳,把牛牵着走开,同时,他分明听到那姑娘在身后冷笑两声,声音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脊梁上的冷气直往上窜!也不知自己怎么走的这段路,只觉得自己像在云上飘着一般,终于走回村口,仍不放心般地,回头朝后看了看,生怕有什么追来一样,意识有些模糊,想,刚才是不是梦?那姑娘是谁?怎么傍晚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是不是人?

回到家,张大柱当夜就病了,发起高烧来,睡梦中说着胡话,把家人吓得不轻。那以后,他连续病了两个多月才好。幸亏他身体壮实,才没事。他把他看到的景象对父母说了,父母俩对视一下,什么也没说。他好透以后,父亲才告诉他,他遇到的一定是“血枉”,什么是血枉呢?就是怀孕时死去的年轻女子,她们死时怨气太重,一定要拉一个青年男子去“那儿”,自己的魂魄才能升天。幸亏那天大柱没理睬“她”,否则也是凶多吉少。那天他的大水牛也保护了他,牛马等大牲口对这些精怪的东西有本能的抵制。

后来,大柱带着深深疑虑,还再次进那山,想找找那棵刮去大快树皮的松树,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他又来到遇到那个“姑娘”的地方,可那里只是平常的草坡。

多年过去了,张大柱仍忘不了那年傍晚坟山边的那个“姑娘”和她的冷笑声。

大龙之豫南怪事系列: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二:爷爷“接走”奶奶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三 屋顶脚印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四 闪电中,周三看到的是谁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五 草洞中,那个诡异的面孔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六 半夜,那诡异的叫喊声(上)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六 半夜,那诡异的叫声(下)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七 追赶人的鬼火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八 从阴间返回的人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九 看见另一个“自己”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