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鬼怪故事 >
10阅读

【刑警之寿魅】

时间:2020-01-10 11:30 来源:网络 作者: 菜叶

  程佳透过虚掩的铁门望去,她看见一个孩子般的怪人,正死死地按着刚才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正在正挣扎着,景文则站在旁边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嗷——”那个按着女孩的怪人突然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叫声,把程佳吓了一跳,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哐啷的声响。

  响声惊动了那个怪人,他瞬间转过了头,露出了一张狰狞恐怖的脸。

  “啊——”程佳一下子吓得浑身发抖,转身向上跑去。可是,还没有等她跑几步,却被人抓住了腿,一下子拉了回去……

  楔子

  半夜的时候,程佳被雷声惊醒了。她发现对面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夜风吹进来,沙沙作响。

  程佳起身走到了窗台边,刚准备关窗户,便听见了雨声。很快,黄豆般的雨滴噼里啪啦地敲打在窗台上。抬眼望去,对向的后院像是一个沉睡的棺材,散发着鬼魅的气息。

  “千万不要去后院。”景文的话随着一阵雷声重叠进了程佳的脑子里。

  后院有什么呢?

  今天是程佳第一次来景文的家里,虽然景文曾经在他们约会的时候无数次提起景家大院的辉煌与魅力,但是真正见到景家大院,程佳的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程佳没有多想,她伸手拉住窗子,用力往回拉了一下,窗户关住了。这个时候,对面突然闪过一道光,似乎是手电的光芒。

  程佳不禁仔细看了一眼,拿着于电的竟然是景文,他拉着一个女孩走进了后院。程佳一下子火了,难道景文不让自己去后院,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看见他和别的女人约会?想到这里,程佳立刻走了出去。

  雨很大,几步路下来,程佳的衣服就湿透了。不过程佳顾不了这么多,她早就听说景文在老家有一个从小订了娃娃亲的女朋友,虽然景文一直说自己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但现在看来那个和景文走进后院的人一定就是那个女的。

  后院的门虚掩着,程佳轻轻一推,闪身跟了进去。

  院子里郁郁葱葱地长满了荒草,荒草的中间有一个房子,房子里有光亮。程佳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然后透过门缝望了进去。

  果然,景文正在和那个女孩说话。女孩背对着程佳,她穿着一件崭新的衣服。那件衣服是景文和程佳来之前在一个店里买的,当时景文说是买给他的妹妹的。

  程佳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这个时候,景文拉起了那个女孩的手,然后走到了侧边的一个走廊里,那里有个门,他们推门走了进去。

  程佳再也受不了了,一下子冲进去,然后走进了那个侧门里面。侧门是一个通往下面的楼梯口,程佳一步一步向下面走去,然后看到了一扇虚掩的铁门。

  门里传来一种奇怪的叫声,似乎是有人被掐着脖子的叫声。

  程佳透过虚掩的铁门望去,她看见一个孩童般的怪人,正死死地按着刚才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正在用力挣扎着,景文则站在旁边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嗷——”那个按着女孩的怪人突然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叫声,把程佳吓了一跳,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哐啷的声响。

  响声惊动了那个怪人,他瞬间转过了头,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脸。

  “啊——”程佳一下子吓得浑身发抖,转身向上跑去。可是,还没有等她跑几步,却被人抓住了腿,一下子拉了回去……

  同行

  汽车停住了。

  两名女孩上车了,她们大约二十岁,衣着时尚,年轻貌美。

  这样的风景让昏昏欲睡的乘客们眼前一亮,有的男人甚至主动让出了位置,可惜两名女孩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空着的座位。

  她们坐在了我和程子峰的后面。

  程子峰依然耷拉着脑袋,睡得有些迷糊。其实我也很累,昨天去林城交接案子,我们两个几乎彻夜未眠,坐上颠簸的车子,很容易让人睡着,

不过我不习惯在车上睡觉。

  这是林城通往明城的盘山公路,穿过两个隧道后,我看到左边有一条狭小的山道,旁边有一块巨石,上画刻了三个大字,天古山。

  这里也是汽车停靠的站牌,有几个人下了车。后面的两个女孩也欣喜地下了车。

  “到了吗?”程子峰迷迷糊糊地看着我。

  “到了。”我顿了下,拉起程子峰,下了车。

  车子走了,程子峰看见眼前的大山,不禁大叫:“这是哪儿啊!你怎么就下车了呢?”

  其实,我听过天古山这个地方。在来林城之前,我在老K(参见《刑警之瞳像》)留下的破案日记里曾经看见过一起发生在天古山的案子,当时还觉得这个名字很奇特,并且案子里说传说天古山藏有长生不死的方法,所以千百年来,吸引了无数人来这里寻宝探药。

  “陈和,你不会脑子进水了吧?这里连个住宿的地方都没有!”看着崎岖的山路,程子峰一脸愤怒。

  “有地方住宿啊山上有很多旅馆呢,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来了就不小要抱怨了。”这个时候,之前坐在我们后面的两个女孩说活了。

  “就是,就是,正好做我们两个的保镖。”

  程子峰一听,脸有些红了,对于女孩,他还真是应付小了。

  就这样,我们和两个女孩走成了一路。两个女孩分别叫韩璐和丁哓麦,她们都是林城师大的学生,因为快到实习期了,便抽空出来旅游。

  “林城师大,我妹妹也在那儿上学。”程子峰听到韩璐她们的学校名,叫了起来。

  “哦,是吗?她叫什么名字啊!”丁晓麦好奇地问道。

  “程佳。”程子峰说。

  韩璐和丁晓麦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你是程佳的哥哥,那个青梅竹马长人的法医哥哥?”

  “啊,你们怎么知道?”这

下轮到程子峰惊讶了。

  “我们和程佳是一个宿舍的啊。我们之所以绕到天古山,就是想顺便和程佳一起回去。”韩璐说道。

  “程佳来天古山了?”程子峰愣住了。

  “是啊,她去男朋友家了。”丁晓麦脱口说道。

  “她有男朋友了?”程子峰的声音惨绝人寰。

  “应该是吧。”韩璐拉了丁晓麦一下。

  “你这个法医哥哥当得不称职,别总关心别人的事。”我笑了起来,想起之前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和蓝秀秀的事,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你们是警察啊?哥哥,你也是法医吗?”韩璐把目光对准了我,开始转移话题。

  “我不是。你们看,我们到了。”说话间,我看到了眼前一个宽广的平台,平台四周是旅馆和饭店。

  失踪

  2001年9月18日,天古山发生一起命案。天古旅店的老板在打开某个房间的时候,发现住宿的客人死在了房间内。可奇怪的是,这个名叫邱林的客人死于心肌梗塞,他的脸部被什么捣得稀烂,但是脸颊下面却完整无缺,那里有一颗确定他身份的黑痣。邱林随身携带的食物都被打开,大部分被吃掉,可是法医在检查邱林的胃部后却并没有发现有食物消化。

  因为邱林的籍贯在胡城,加上家属的请求,当时明城公安局便派人过来和林城公安局工作人员一起合作破案,可是最终也没有查出真相。后来,老K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案件,一个人跑到天古山,最后竟然也没有查出真相。这也是老K的日记中惟一一件没有标明真相的案子。

  邱林究竟是怎么死的,我知道老K一定知道真相,可是为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呢?

  这也是我忽然想来天古山看看的原因。

  也许真是缘分,此刻我们竟然住进了天古旅店。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多年,流水的客人,根本不知道昔年这里曾经发生的命

  “好好享用吧。”门外响起了景文吃吃的笑声。

  结束

  怪物走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了丁晓麦的身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敢靠近,最后他转过了身,对准了我。

  他的脸颊下面有一个黑点。那样子有些熟悉,我似乎见过。猛地,我想起了一个人。

  “你是邱林,邱林?”我喊出了他的名字。

  怪物愣住了,然后哇哇大叫起来,两只手不停地指着自己,似乎说着什么。

  看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当初邱林并没有死,只是被关在这里,变成了寿魅。难道这就是丁晓麦说的景文用的邪术?

  这个时候,让我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怪物冲了过来,然后开始帮我解绳子。

  邱林的举动惊动了外面的景文,他冲进来拿起枪照着邱林开了一枪。邱林倒住了地上,眼睛睁得又圆又大,似乎想说什么。

  “你竟然知道邱林,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景文恶狠狠地举起了枪,然后对准了我。

  我没有动,刚才邱林已经帮我把纯了‘解开了。在景义走过来的一瞬间,我往旁边一闪,然后从背后拿出了我的佩枪,对着景文开了一枪。

  景文的身体晃了晃,倒在了地上,身体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像是缩水一样,很快蜷缩起来。他迅速衰老,最后仿佛变成了一根朽木。

  “这是寿魅被杀后的表现。现在看来,他一定是通过吸食人的精气来维持自己生命的。其实寿魅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东西,真没想到景文竟然还吃人。”丁晓麦叹了口气。

  从地下室走出来,雨已经停了。

  关于天古山的长生不老药传说,我想也许跟景家的寿魅有关系。百年不死的古人,被人以讹传讹,认为那是长生不老药的作用。

  这世上,谁人不死?长生者,妖也。

 

上车的时候,我又回头望了一眼景家大院。我忽然想起了老K,当年他来这里侦办邱林的案子,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最后没有办理呢?又或者说,老K查不出那具假冒的尸体,于是才放弃了呢?

  恐怕这些事情,只有等再见到老K才能知道吧。

  尾声

  车子走远了,一个男人了出来。

  他拿起了手机,然后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很快传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机里,那个人是韩璐。

  看完短信,韩璐感觉自己全身僵直,冷气蔓延。

  “景文咬到了你的脖子,寿魅永远不会死的。你有没有发觉自己特别饿,有种想吃人的感觉呢?在你没有发作之前,最好离开人群,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韩璐惊呆了,她忽然转过了头,望着车窗后面。在后面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似乎正在微笑看着她。

  那个男人的确在笑,笑容有些熟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菜叶网微信公众号